关灯 巨大 直达底部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分卷(44)

正聊着,一个阴影罩在了他的头顶,是九九的心理医生康家哲。他又看看康家哲的身后,没有人了。

心理医生都出来了,邢子墨怎么还没出来?

你好啊,又见面了。康家哲主动打招呼,看得出来是个自来熟的性格,在等你家先生吗?

「先生」这个称呼陈乙第一次听,反应了两秒才红着脸点点头。

康家哲在陈乙对面坐下,九九今天怎么没来?

陈乙道:在家里学习,过段时间就开学了。

哦康家哲点点头,看了眼医院门口,九九现在名义上应该算是你们的孩子了吧?

看来康家哲确实很喜欢九九,怪不得九九也这么亲近他,还不是。据说现在办手续比较麻烦,不是那么容易办下来的。而且也要等很久才能拿到

一想到这个,陈乙有点儿失落,纵使现在的九九和自己的相处模式已经像是父女一样,但没有正规的证明,总是会让人觉得心里挺不安的。

上次在邢家老宅,邢子墨提起这件事,还以为是真的已经成功办了下来,后来又解释只是为了让长辈放心找的借口。

不用担心,如果陈先生有需要的话,我有认识的人,可以帮帮忙。

康家哲笑得灿烂,手撑着下颚,突然反应过来什么,解释道:陈先生不要有压力,只是我认识九九也好几年了,这孩子是时候该有个家了。

陈乙的眼神都亮了亮,真的吗,可以

不用了。陈乙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说话声和慢慢靠近的皮鞋落地声打断,邢子墨一手拿着文件,一手插在裤兜里,居高临下的看着康家哲,眼睛里带着不怀好意的警告,领养证书我和小乙会想办法,医院这么忙,就不用麻烦康医生了。

康家哲脸上的笑容有一瞬的僵硬,似乎是感受到了一股莫名而来的胁迫感,起身冲邢子墨笑,完全不露怯,邢先生的能力自然不再话下,我是说如果,邢先生实在没有路子就找我,插个队的时间还是有的。

邢子墨动了动眉,不再说话,陈乙还没来得及读懂这两人之间微妙的气息是怎么回事,康家哲就先一步告辞了。

九九的情况怎么样?陈乙坐在副驾驶室,感觉到邢子墨的气压有点偏低,便主动开口。

一切正常。邢子墨转着方向盘。

陈乙说了一句「那就好」,心里好奇的疑问为什么九九检查的日子提前了,为什么不带九九亲自来看,而且九九的责任医生好像并不知道他们今天是来给九九检查的?这些都没有说出口,只是看着车窗外,随意的一问,你是不是吃醋了?

邢子墨猛地一踩刹车,陈乙被迫前倾,尽管是红灯,但是这刹车实在来得太过突然,有点被吓到了。

是。邢子墨现在还能清晰的记起九九曾经撮合过陈乙和那个医生。

陈乙偷偷扬起嘴角,怎么都结婚这么多年了,还像个谈恋爱的小伙子似的。

邢子墨张了张唇,那四个字始终没说出口。

因为他怕呀!陶腆在视频通话里突然靠近镜头,一脸的正经,你都没有在朋友圈里公开过他,是我我也害怕。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也没见你出来宣誓主权,明明都是领了证的人了,怎么还感觉像是个局外人不知情似的呢!八嘎!

陈乙往浴缸里缩了一下,水刚好淹过自己的下颚,陷入了沉思。

陶腆说的,确实有道理。因为穿书的缘故,不记得他们之前领过证了,绯闻出来的时候也觉得自己没资格宣誓主权。

也确实没在公开的社交软件上公开过邢子墨还以为这种安全感只有女孩子才需要呢

我先挂了啊!陈乙不管陶腆那边龇牙咧嘴的表情,直接挂掉了电话,开始在手机里选照片。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手机里的照片不少,却连一张和邢子墨的合影都没有。

十分钟后,陈乙穿好浴衣,开始满屋子寻找邢子墨的身影。二楼的灯都黑着,一楼只有一方亮着光。

快十二点了,邢子墨在厨房做什么?他是从来不吃宵夜的。

不过正好,这样偷偷去拍一张照片,温馨的家庭氛围不就有了么?

陈乙这么想着,悄声的往厨房的方向走,途中脚尖提到了一个什么轻飘飘的东西,一触即飞。

他没去在意那是什么东西,紧接着又提到了第二个第三个

好像是气球?

九九玩过的保姆没来得及收拾么?

陈乙继续往厨房边走,邢子墨果然在忙活着什么,时不时拿着菜刀挥舞两下。

他赶忙拿起手机,角度找好了,刚按下快门键,就被无意往后一看的邢子墨吓得全身一颤,手机差点掉在了地上。

偷拍被发现,陈乙躲都来不及,尴尬的笑笑,却发现邢子墨的神情比他还紧张。

邢子墨连忙站直身体,挡住身后的东西,这么快打完电话了?

陈乙有些意外邢子墨竟然知道自己在打电话,木讷的点点头,看着邢子墨紧张就更加局促了,你在做宵夜么?

邢子墨啊了一声,正不知道怎么开口,陈乙身后突然「啪」的一声,灯被按开,紧接着就是「啪砰砰」的类似于什么炸开的声音,一些轻飘飘的东西飘到了他的头顶。

陈乙下意识的捂住耳朵,靠近邢子墨,看着厨房外,惊吓的表情慢慢变成震惊,再变成不知所措。

爸,妈,甜宝,小冉你们怎么

他们来了就算了,手里的庆祝礼花是怎么回事?

陶腆古灵精怪的冲他眨眼,指了指他的身后,陈乙有点莫名其妙的转身,就见邢子墨双手端着一碗金字塔般的蛋炒饭,然后单膝下跪。

小乙,我冷淡,傲慢,完美主义,奢华的求婚才符合我的身份,但我知道你不喜欢。

你才二十五岁,却像个四十岁的老少年爱这样的朴实,我把我最喜欢的和最爱你的献给你,换你一句「我愿意」。

邢子墨喉结上下滚了滚,表面上波澜不惊的深情,实际在微微颤抖的蛋烧饭上暴露了内心的胆怯。

等到我八十岁的时候,你再叫我老少年才不会感到害臊。陈乙的眼泪破眶而出,鼻子酸溜溜的,笑着说:你这蛋炒饭还没九九做得好呢。

这些碎话不过是在掩饰内心的激动和窃喜,然后才极其郑重的说道:我真的愿意。

哦呼!!旁观的四人也更加的激动。

明知结果,但邢子墨明显松下了紧绷的肩膀,没有起身,尝了之后才算答应我。

蛋炒饭对于邢子墨的意义多重大,陈乙是明白的,拿着勺子吃了一大口,看见盘子里空了的一大块里露出一点奇怪的东西。

陈乙用勺子微微拨开,一本绿色的小本本被装在放水袋里,和它装在一起的,还有一个似曾相识的戒指。

刚憋住的眼泪瞬间又滑落下来。

见陈乙发现,邢子墨接过那个袋子,把戒指小心翼翼的戴在陈乙的无名指上,才起身再把小本子放在陈乙的手心,打开看看。

领养证书?!陈乙瞳孔放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小本本,邢慕一,真好听

陈乙珍重的合上小本本,正反看看,又打开翻来覆去的看。

鼻头又一酸,直接扑在了邢子墨的怀里,谢谢你,我爱你。

我也爱你。

陈乙看着眼前的情景还是觉得颇有些不可思议,邢爸正在和自己的父母聊得正欢心,明明不知同一个圈子的人谈起生意来滔滔不绝,甚至产生了合作打造全市最受欢迎果园的想法。

陶腆在一旁观看全过程时,拍下的照片不少,陈乙看着嘴角就没下来过,不过一张都没选。

首次在朋友圈里公开的,仍然是那张在厨房因为邢子墨突然转头的照片,陈乙由于手抖而有些模糊,却不难辨别出那是谁。

除此一张,再无其他。

而文案,简洁明了蛋炒饭和你我都爱。

邢子墨在一旁观摩了陈乙选照片到发出朋友圈的全过程,赌气般的问,这张我都糊了,重新拍,我摆个好看点的姿势。而且只有我一个人,微博里再多发点合照好些

陈乙:我才不要。

为什么?

因为

我的视线里,仅仅再容一个我都觉得多余,你便是全部。

陈乙笑着,唇在邢子墨的脸颊擦过,这是秘密。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ps.我在网上搜了领养证的颜色是暗红色,但具体领养条款我不太清楚,就瞎编了一个绿色外壳,为此文设定。

全文完结,但我的写文之旅还有好多年,感谢读者们的支持。

我总结了以下三点(对就是爱泥萌!)